围棋的规律:G

格林資訊

沈阳市清乐围棋学校 www.uchqb.com reen information

 采訪 | 用“省唄”還信用卡?先一鍵同意24份個人信息授權書

信用卡代償業務依然在多個互金平臺上盛行。雖然互金平臺的代償業務尚處于監管空白地帶,但前期的野蠻生長落下病根,綜合成本高企。有些平臺甚至粗暴地要求用戶一鍵同意20余份要求各異的個人信息授權書,其中存在不少合規風險。

互金上市公司追捧的香餑餑

所謂“信用卡余額代償”是指,信用卡持有人在償還銀行賬單時,向第三方機構申請貸款,由平臺先行墊付用戶信用卡欠款,一次性結清信用卡賬單,隨后持卡人再分期向第三方機構償還貸款的模式。追根溯源,信用卡代償業務的鼻祖當屬美國公司Capital One,上世紀80年代初Capital One實行低息代償,為用戶提供一筆無息的“過橋資金”,讓信用卡用戶把未償還余額轉移至平臺的信用卡賬戶上。其實相當于一種負債轉移,引得一眾國內互金創業公司效仿。

目前業內普遍認為,國內信用卡代還業務龍頭品牌包括51信用卡、維信金科旗下“卡卡貸”、薩摩耶金服旗下“省唄”、小贏科技旗下“小贏卡貸”和數禾科技與分眾小貸聯合運營的“還唄”,還有玖富數科旗下“玖富萬卡”提供的“幫你還”等。其中,僅薩摩耶金服和數禾科技暫未上市,其他公司主體均已在美股或港股上市。

根據南都記者實測梳理,上述平臺大多提供兩種形式的代償、代還服務。其一是通過信用卡分期產品進行轉結賬單;其二是用戶申請成功后,向用戶綁定的信用卡賬戶匯入資金清償未還余額。而第二種直接匯錢清償賬單的模式,實際上就是一種借款產品,只不過多了一個導入信用卡賬單功能,可以直接使用這部分借款償還信用卡。查詢小贏卡貸、維信卡卡貸App可以發現,頁面均有“借款本金將直接打入您的信用卡”字樣;南都記者撥打“還唄”App客服電話咨詢,對方亦答復稱,借款申請審批通過后,本金可以打進用戶綁定的借記卡或者信用卡,用戶可以自主選擇。而51信用卡管家主打信用卡賬單管理,沒有分期還款功能,但其信用卡還款頁面,悄悄插入了一個“極速借款還”的按鈕,可跳轉至其“51人品貸”借款產品。

不過,51信用卡并不希望將自身業務往“信用卡代償”概念上靠,用51信用卡回應南都記者的說法就是,“只為用戶提供個人信用管理、信用卡科技服務、在線借貸撮合及投資服務”。而小贏科技、維信金科和薩摩耶金服則把“信用卡余額代償產品”的字眼寫入了公司招股書和財務報表。實際上,不管這些互金平臺如何包裝,這些業務其內核都是針對信用卡持卡用戶提供消費信貸服務。正如西南財經大學普惠金融與智能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文所言,所謂的“信用卡代償”實際上只是一個借款用途的概念,本質上還是一種個人消費信貸。

為何互金平臺追捧“信用卡代償業務”?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向南都記者解釋稱,“信用卡代償業務有利有弊。很多互金平臺去做這個事情,是因為持有信用卡人士具有更高的征信水平和更好的財務表現。銀行在通過其信用卡申請時,已經做過一次風控,圍繞著這些人做消費信貸業務,風險本身更低?!?

監管空白?暗藏隱私泄露等合規風險

有用戶在公開渠道投訴稱,通過信用卡代償平臺申請貸款還信用卡后,信用卡額度被下調,且宣稱低息代償的互金平臺,實際利率非常高。

以薩摩耶金服為例,旗下“省唄”提供的信用卡分期業務利率,在2017年介于13%-17.6%之間,預借現金業務利率在19%-24%之間;2018年上半年信用卡余額代償平均年利率為20.7%,現金貸綜合年利率為24%-36%。比銀行信用卡分期利率的上限18.25%高出不少,并不合算。Capital One所秉持的低息代償戰略,似乎并未得到效仿者們的青睞。

對于代償服務綜合成本的高企,廣東格林律師事務所律師梁鳳瓊認為,平臺墊資的行為從本質上講算是互聯網貸款,從監管的角度看,如果平臺符合網貸監管的要求,屬于合法的借款行為。她同時指出,如果發卡銀行獲知持卡人償還信用卡賬單的來源,是通過向其他渠道借款籌集的,發卡銀行可能會擔心持卡人的還款能力,從而下調信用額度。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南都記者實際測試,在“省唄”App完成注冊后,若想嘗試申請信用卡還款功能,首先便要“激活額度”。在此過程中,需要填寫非常詳盡的客戶資料。而在申請的最后兩步,甚至還需一鍵同意24份個人征信或個人信息授權書,其中包括與北銀消費金融、海爾消費金融、杭銀消費金融、廣東粵財信托、云南國際信托、百信銀行、包商銀行等主體簽署的授權協議,均為薩摩耶金服的資金提供方。

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認為,這種模式的信用卡代還涉嫌個人信息泄露風險,不僅包括身份證照片、社保賬號、公積金賬號、手機通訊錄甚至通話詳單、信用卡的相關信息都要填寫。這就帶來了極大的風險?!耙蛭廡┢教ǘ雜詬鋈誦畔⒌拇聿⒉煌該?,甚至會在協議里面暗自動手腳,讓用戶申請代還信用卡業務時將大量隱私信息授權給平臺查詢的同時,還‘二次’授權給其他平臺。甚至有的不正規平臺還會販賣信息。不僅僅是個人信息泄露,還可能導致信用卡盜刷?!彼縭撬?。

談及“信用卡代償”業務監管,肖颯表示,目前對行業的規制仍然匱乏。沒有準入機制,對其性質也沒有定性,對相關風險也沒有進行足夠的警示,基本上就是一個野蠻生長的監管空白狀態。

采寫:南都記者 熊潤淼

案件咨詢
400-700-0148
* * * 發 送
* *
聯系我們
020-66600890

法律咨詢電話: 020-66600890

涉外業務咨詢熱線: 020-66600890

Read More About Us
    關閉